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早療與我

                                                                 

                                   南投  親職關懷員/賴麗君

 

    遇到挫折怎麼辦?尤其是六歲前的小孩,我看到他們從一開始,一直哭,要爸爸或媽媽抱,再經過老師的引導,帶他們更向前,在據點內的孩子,真是幸福,因為他們有受過專業訓練的老師的幫忙,使他們變得更棒。

 

   來到水里據點兩個月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時段課時,老師與小朋友的互動—在遊戲中老師用他們的經驗和專業,使小孩們一一成長。在一次的轉銜座談會後,一位媽媽跟我們分享了她的女兒從療育前,看到天天一起相處的堂兄弟都會有劇烈的反應,到現在早療結案後,人見人愛的可愛模樣,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啊!

 

   上個月的內部訓練中,老師在幫我們上課時,說到:「經過療育的孩子,有機會和一般的孩子拉到相近的程度。」這對他們的照顧者,或以後這些孩子長大後的自立、發展真是一大福音,所以政府現在對這一塊非常的重視。

   

 

   自一月中旬應徵「多元就業」進來當助理員後,從我們社工、教保員身上看到他們,除了專業外,還有他們的愛心,真是令我感佩;甚至我和我小孩(兩個青少年)之間的問題,都可以來請教他們,他們給我的答案—我孩子要的,是不是他們想要的。

 

   其實不管是不是親子或與人相處上,我們常會這樣,父母會將自己認對的、好的給孩子,對他們而言,有時卻是以“愛”之名而行暴力之實。來這裡,可以幫助別人,自己也可以得到幫助。


    


夢想號

              

                        水沙連據點 親職關懷員/陳嬿婷

 

首先,在六月參加兩次大型早療協會活動。一個是早療通報中心高雄知性之旅,一個是據點端午節活動。

    

610日當天迫不期待天趕快亮,準備開始這趟知性之旅,和早療中心的大、小朋友一路向南行至高雄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簡稱「科工館」。到達現場時只能用一種心情表達,心中大喊:『這根本就是孩子的天堂嘛!』。


一開始我們駕駛「夢想號」,以船隻構成戶外意象的展示空間,再利用各種海上生活相關體適能還有各式各樣利用風力、水力及機械裝置。每個孩子都把「船員」這角色扮演的淋漓盡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們這台車的小小領航員嘗試著接觸館內所設計的,例如:大力士-比力氣、飄浮球、攀爬繩網梯、同心補給糧食……等等,使得孩子與大人們在刺激與驚奇的氛圍中,發現科學的神奇與樂趣。


下午開始我們奇幻旅程「糖果屋」以經典格林童話為故事主軸,衍化建構出現實與幻想交錯的糖果屋展示空間,孩子們牽著我的手告訴我說:「老師,我知道這故事喔!我說給妳聽喔。」孩子童言童語帶著我來到洞穴敘說著故事,忽然來了一陣雷聲,孩子們都嚇一大跳都抱緊我的腿,後來才發現原來是聲控的拉>W<,終於我們逃出來可是還有一個大機關那就是,那就是攀岩牆,孩子使出吃奶的力氣爬啊爬的,而我還要假裝演一下壞巫婆,只是巫婆累了舉雙手投降,孩子們比出勝利V的姿勢露出大大的快樂的笑容。


緊接著鎖緊螺絲來到本月第二場重頭戲,噹~~一年一度端午划龍舟大陣仗親子活動。


接下來的親子一系列活動:


1.與孩子共舞,只能說連手腳不協調的我都扭動了起來,真的是吼賽咧啊!!


2.水果百香果凍:看的出孩子都很愛吃果凍唷,每個大大的眼睛盯著果凍迫不期待想趕快吃掉,那表情實在是太可愛了啦 >W<


3.缝香包:這意義其實是很重大的,這是出自於上一代對於下一代的關愛, 希望孩子能夠順利平安長大,也以至於知道有這非凡意義時,看著現場父母親一針一線,一線一針缝出了精緻美麗的香包,同時也缝線出愛心和關心,更令人為之動容這就是繡出一幅溫馨的圖畫。


4.划龍舟&扭扭車:這是一項需要同心協力、團隊合作才能完成的遊戲,親子共乘時,父母親與孩子表現絕佳默契,從害羞靦腆到歡笑一片。


經過這兩場大型活動,孩子們都認真在進步著、父母親們也都認真在努力著,孩子不要放棄、不要氣餒,我們會永遠牽著你的手一起。


來到協會埔里據點有這榮幸參與「課後協助班」,和這些孩子接觸不知不覺得也經過半年了,偶然在圖書館裡看了一本書「媽媽、爸爸不住一起了」內容述說孩子面對在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角色分開時的心情,有些看似簡單的話語卻像是種祈求,例如以下幾句:


1.如果我有許願棒,我的願望會是再讓我們全家住一起。


2.我愛我的媽媽、爸爸,我的媽媽、爸爸也很愛我。只是,他們不能一塊疼我。


3.小孩都會帶給爸爸、媽媽不同的快樂,但不明白的是為何爸爸、媽媽不能為彼此帶來快樂,他們說:「試過了,但是再也做不到了。」而這就是他們分手的原因。


父母親也仍是盡量彌補孩子的心靈但終究有個黑暗角落。看看這些稚氣卻也帶著小大人的臉龐,手邊帶著小男孩曾經對我說過:「老師,我不喜歡兩邊跑的感覺而且每次都要面對分開我都要花好多時間去處理。」童語之間帶著憂傷與哀愁,不禁讓人心疼孩子這單純的心。


孩子心中那份孤寂我想我能夠去體會與明暸,因為我現也正在學習少了生命中重要的角色離開那份心情與思緒,來到中心我學會了成長及關心,也見識到生活中不同層面的孩子屬於他們的無邪天真與努快樂。


曙光

                                                          

               水沙連據點    親職關懷員/陳嬿婷

 

接觸了多元介紹的這份工作,才真正接觸到『遲緩兒』。

記得,最早對於「遲緩的慢飛天使」的接觸是來自「伊甸基金會」,那時每逢過節學校都會訂購手作卡片以做公益基金,之後漸漸長大,路過喜憨兒麵包坊,才知道原來我們的身邊隨處都有慢飛天使,只是我們假裝看不見甚至唾棄、嫌棄、鄙視、厭惡等諸多負面表情及情緒,卻忘記他們只是需要我們拉他們一把。

 

許多的孩子因為天生的生長環境條件不足,例如:山高水遠、道路阻礙的偏遠山區和經濟、醫療資源缺乏而產生的遲緩兒,往往因上述原因而延誤了早期療育的機會!接觸了協會才有機會認識到整個體系,包括:資源、社工體系、醫療體系會有一個銜接通報的連結,讓0~6歲黃金成長期的孩子有了成長的機會。

 

 

在據點這幾個月以來,看著孩子們天真無邪的笑容,那份愛是有情、有愛、有牽絆的,在學習的過程中是需要重複再重複一次、二次、三次……十次甚至更多次,一個正常的孩子也許簡單的動作只要2~3次,遲緩兒的孩子一個動作的次數要做到3~6次以上,學習的過程中充滿艱辛,這樣的孩子從一出生就註定比別的孩子來的辛苦,走的每一小步、做的每個小動作都像長跑一樣,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力、毅力還有努力,常常哭著跌倒卻又笑著站起來,不願意輕易說放棄所以笑笑的勇敢面對,而看著社工及教保老師把握每分每秒的持續復健,只為了讓孩子趕上成長的路。

 

在據點接觸的另一塊便是『課後協助班』,下午接觸的課輔班的孩子是最直接的接觸,當下的情緒會直接反應給我們,每一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即使孩子的喜、怒、哀、樂及偶爾的調皮,不變的仍然是那屬於他們的純真。有時調皮是要吸引別人注意他的目光,而我們的角色便是引導正向及樂觀,只是需要我們的理解,也讓大家有進一步的認識。

 

不管是慢飛天使還是課協班的孩子,每一個孩子都是很重要的,一起幫助孩子邁向未來的成長之路,讓我們大手牽小手,成為孩子生命中的一道曙光。